虫白蜡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龙津诗刊第二期25首 [复制链接]

1#

龙津诗刊:第二期‖目录

◆黑子:雪落

◆翁堂明:每一个村庄

◆高小树:呼应

◆诗夫:与灰说

◆北禅:清心亭的梅花

◆雨廷:总结

◆老刀客:雪域高原

◆根根:回家

◆沧海:每个事物都是一条支流

◆榔头:对镜

◆钟庸:读诗

◆韦巍:每一滴雨都是被推向深渊

◆钟鼎文:今又立春

◆幻:祭灶

◆天问:星巴克

◆时金彪:掮客

◆沐风:白裙子

◆王过关:雨水

◆水弦:单行线

◆祝敏成:白蜡虫

◆大浪淘沙:学几声猫叫

◆尘:旅行

◆林野:冬天里的童话

◆甘新田:蝴蝶兰

◆落月:乱石墙

选稿:知黑守白、水弦

编辑:小白、尘

审核:黑子、汨罗、孙明亮

第二期:25首

雪落

文丨黑子

小小精灵越来越密,眼睛贴近窗子

能看见她们微妙的距离,碰撞,又拥抱

小小精灵不知是回忆还是幻觉

也不知是幻觉还是梦寐

白落在白上就行了。越来越多白落在白上

就像你等我的年华落在

春天,落在蝴蝶稚嫩的额头

落在蜜蜂携带的暗器上

每一个村庄

文丨翁堂明

这是春天

路过一条小径,都有草木数我的脚步

而我,有空远的寂静

每当我,放下身端

枕着无数个秋冬

扑过来,当所有的爱

甚至所有的恨,以及身体里一堆篝火

在这个无名的夜绽放一点生命的原色

那么,你和我都再各自土壤的里发芽

然后,一点点枯萎

呼应

文丨高小树

又是凌晨三点

又是一个可以裸奔的夜

时针,分针,秒针用各自的方式逃离现场

满屋的黑

和窗外的风嚎都在证明

记录者正以燃烧的速度消除一切

而身体抛出的砖块

以不同方式砸向我

砌筑我

他说

"你离一座陵园还远,离真正的黎明更远"

与灰说

文丨诗夫

比碳白一点,比雪黑几许

世间有一物种不黑不白,介于两色

却酷爱在人群中穿逡

身体有不安份的细胞

见着比它白者,就欲抹黑一些

黑白间,有一立锥之地

挤这儿的“老好之物”愈来愈多

这堵墙,骑上后

左右皆可

墙里墙外,山头各据。空间渐狭

中庸的泥色却日益厚实

无奈于黑

只好目光向“北”

——把白,挤出白之外

清心亭的梅花

文丨北禅

清心亭的梅花又开了

必不可少的仰望

举头低头,暗香疏影

每次路过

内心的王朝

雨中亭台楼阁不肯褪色

域外有惊堂木

拍年代尘埃

一直无处落定

缤纷的脚步离去

我以为看清了远近看清了行程

一步春花,一步秋风

聚散时常旁逸斜出

千里万里

早已不是归去来时初衷

为你瞬间怒放

再一瓣一瓣地飘零

总结

文丨雨廷

套话就不凑热闹了

也厌恶激昂的演说

羞涩的蒙面、居家、是贡献

增涨的水电、话费属正常消费

猪肉稳坐虎皮交椅

酱缸里欢喜长成暗喻

顿悟,精炼三句话

为庚子画上圆满句号

前列腺囊肿

肝血管瘤(多发)

肝内胆管结石(多发)

活着,就得庆贺

肩压扁担

我没有选择,好好活

雪域高原

文丨老刀客

牦牛在天边啃着云朵

格桑花,醒在高海拔的山坡

云团和雪山抱在一起

石头和羊群抱在一起

天葬台,离太阳很近

以额头走路的人

心里开满林芝的桃花

九十九座大山,遮不住佛光

云生处,湖底住着母亲

酥油灯日夜守护经幡

一个长头,走遍万水千山

从暴风雪的神山取回火

与灵魂遇见,种下今生的雪莲

头磕在地上,神就收到了

河水流淌,收留失足的雨雪

南迦巴瓦峰,从云端长出来

雅鲁藏布江,从雪山顶走下来

站起来仰望冈仁波齐的老人

心越过米拉山口的风雪

交给在风里逆行的鹰

回家

文丨根根

受了重压的铁轨,开始发出声音

车窗外,无数重叠的影子

他们推着自己的重量,往后退

追赶而来的雪花

是妈妈盼望的眼睛

沾上

就流下几行清泪

从铁轨卸下乡愁

在脐带上攀沿

脐带那端

妈妈握住半个月亮

照亮枝头的桔子

一个个都翘着首

相逢,在泪水后面进行

爸爸,用烟竿撵走寒冷

妈妈,掏出半块腊肉

就降服驿动的炊烟

我始终是那个

未曾出过远门的孩子

每个事物都是一条支流

文丨沧海

天空在阐述旷野上的一棵树

顺流而下的鸟鸣和风声

凸起平静的表面

野草划动自己银白色身体

把河流举过头顶

远处飞机庞大的声浪

犁过楼群

十七楼的窗口

如同瞬间的渴意被黄昏

无限放大

不知所措。

你无非把一些词语制成药丸

里服外用

对镜

文丨榔头

风让所有的房子都摇晃起来

模糊成一片

当然,我指的是

黄昏时,一个临水而立的人

远远地,长时间地

细察湖的对岸所看到的景象

风的枯瘦手指

让这个人苍桑满面,感觉到冷的同时

也让他的另一半摇摇晃晃

波光粼粼

读诗

文丨钟庸

池塘里,鹤在下雪。

晨光的手不断敲打着榉树,桔树,菊树,橘树。

几种树编钟般罚站着,像小时候我们几个兄弟

在祠堂里被姥爷挨个儿打屁股。

雪,越下越大。窗棂边沿睡着草木。

我默不作声,眼中琢磨起炉火的性格。火

像温润的公子吗?像一个空巢老人驮着背

在与我调侃不幸的家事。

而心中饲养的鹤睡着了,闲适已到悬崖边。

我如释重负,大口吸着烧焦的空气。恍惚间

看见一个人牵着一匹青骓在潮湿的河岸边走。

我心一惊,

某首诗突然就读懂了。

每一滴雨都是被推向深渊

文丨韦巍

前面不需要神

后面也不会有鬼

至于同行者

雷鸣并不友善

每一滴雨都是被推向深渊

生死未卜

万物死气沉沉

一片有野心的雪花,居然不知去向

我看清了那些执火者

举着别人的骨头

烫手了,就再换一根

手速快过魔术大师刘谦

今又立春

文丨钟鼎文

一早,满窗已灿烂

拉开帘子吧,请进阳光!

呡一囗茉莉花茶,说说开心的事情

比如江南雪和丝雨握手言和

比如春水有了微澜

裸奔一冬的柳条儿开始气勻轻晃

新节气站在交叉路口

眼梢漾开的笑纹又媚又甜

即将上任鼠相向不愿卸任的牛大哥招着手

迎春花还在犹豫

口罩抢着扮演梨树花开

红灯笼不忘履新,红了你家我家

年味正浓

祭灶

文丨幻

一年中,天与地之间

总有一缕牵挂。炊烟升起的一天

浪迹与乡愁之间有年的味道

小年与大年之间就隔着一场祭灶

祖上笃信灶台就是一家之主

一切由灶王爷主宰

腊月廿三房舍一定清扫

换上新的灶神

锅碗瓢盆都要搬出来见见阳气

集市上买回上乘的糖瓜和烈酒

供在灶神前烧三柱高香

那些飘向人间的都是虔诚

全家的跪拜

祈求灶王爷回天宫多说好话

这习俗代代延续

恍惚间所有的亡人都来相聚

看到蓝而冷的天空下

系着围裙的奶奶

在老屋灶台下双手合十

灶膛的火焰从烟囱升向太虚

星巴克

文丨天问

类似工业化时代的手工作坊

这里的Money男女

采购各色颜料炮制白天和黑夜

主材是:咖啡、酒、野蜂蜜

现代发酵过程中的灯光设计

差异化分离出传统制醴工艺里的醇

质感而灵动地酿造出——

火焰

掮客

文丨时金彪

欠条漫天飞

北风已将枝头收割完毕

一些坏账被打包

雪,轻轻来又苍白地消失

月光不说

没人知道抹平了什么

此时腊月

他蹲在冻土层,掏出皱巴巴的手

皱巴巴的纸

一张泡在江南水乡的疆图

独缺西南一角

白裙子

文丨沐风

潮水,指尖薄凉。一遍遍

测试两对足迹的深浅,肆意抚摸

裙底下更白的肌肤

还入侵,沙滩上

一座经不起推敲的城堡

忽地黯然神伤

——何曾见过王子和公主

壁炉,冠冕,权杖,不过是哒哒蹄声

掩盖的浮华

晚风,已绝尘而去

有个悲哀的逃兵,不敢面对夕阳下的

笑靥如花

黄昏的海岸线,走失——

一条白裙子

雨水

文丨王过关

阳光刺破寒茧毛绒绒的

抚慰枯黄

黄土黄叶还有黄家庄

一丝绿意开始长出温馨的味道

黄土高原的风在这个季节

如大家闺秀般矜持起来

只兴风不作雨

终于成就了

春雨贵如油的美称

庄户人是忠厚的

上天不雨

便往下取

钻地百丈掏出水来

庄户人家的水是柔软的

不言什么斗志

也没有什么豪语

如庄户人

从井口流出又默默归入大地

老人们常说

人吃地一辈子

地吃人一口

井水亦然人亦然

走过路过

无非用自己的纯洁透明温柔

换取一些五颜六色春花秋实

人活一世

仅此而已

单行线

文丨水弦

一段路至西向东

紧挨着菜市场

从日常所需的店铺门点前经过

缓解车辆和人群的表情

城市发展中过度的风景

像短期的鱼汛

游进规划的需要

白蜡虫

文丨祝敏成

赴死,面向沸腾的汤锅

不及说的遗言,谁曾听过

虽万物卑微,但皆有精灵

我岂能只是一粒渣滓

凝脂精髓,蕴藏光的元神

我该凛然地笑,还是该幽咽地泣

有种空茫的痛,在黑暗里痉挛抽搐

剥削,太残忍

而奉献,才是无憾的高尚

与其说,怀璧其罪

不如讲,我的蜡

更是万死余辜的孽,弱何言争

一切都罢了,一切都罢了

无奈,前世今生一并交待

蜡烛,以我重生的名义

在火折子的鼓动里点燃

天下所有的祭礼供

把我仅剩的魂,重新煎熬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何谓追求光明圣洁

何谓我佛慈悲

那默哀诵经的僧侣

怎忘了,怎忘了

超度我的亡灵

学几声猫叫

文丨大浪淘沙

流浪猫,在楼下叫

饭碗里,明明有它吃剩的饭和肉

为什么还叫

一声比一声高,激情满满

围观的不止小孩子

还有往来的麻雀

一不小心,让树枝刮掉几根羽毛

楼上,她观察很久

换上衣服,锁门走下楼

风用力掀着裙摆

旅行

文丨尘

清凉里有一江春水的味道,可我

还是需要用一些无名的日子

从上帝那里换取阳光

我将天空剩余的云朵

全都丢在车窗外

——一片金黄的油菜地。许多

蜜蜂忙着采花、酿蜜

繁衍、生息。梨花遍布大地

这是我与春天第一次相遇

也是告别

冬天里的童话

文丨林野

寒风淘空了秋膘

江畔的鸟鸣渐行渐远

只剩下某些艰涩的只言片语

悬挂在树枝头

一场雨赶来

划破冻僵的苍穹

锤打着地上的荒凉

为无从填满两岸的空寂落寞

铺开辽阔的悲伤和苍茫

不愿沉沦的雾霭,在迷途中转身

寒风紧裏的江面上

觉醒的涛声填平时光的沟坎

枯水季节,长江一反常态

呈现丰满,生动起来

一场雨锤打着长江

一条洁白无瑕的航迹

刻出舟楫,蜿蜒着船夫的心路

一场雨关在冬季

避开歧途,一条航迹滋养在风雨里

在万里长江起舞

蝴蝶兰

文丨甘新田

沉迷于蝴蝶的盛开

仿佛绽放我自己

仿佛我在春风里奔跑与跳跃

找到曾经的少年

干净且无瑕

如果能剔除中年的锈迹和油腻

该多好

如果只管今时的怒放

不管他日的凋零与衰坏

该多好

面对一截探窗而进的阳光

我愿像蝴蝶追逐着草原

像兰草幽居在荒野

只纯净的厮守和不着痕迹地陪伴

乱石墙

文丨落月

当乱石砌成墙

乱石就已经不再是乱石了

当一堵乱石墙被框定

那墙也就不再是墙了

乱石墙经历了多少岁月

就经历了多少沧桑

乱石墙看见过美好

看见过马乱兵荒

从乱世到治世

古镇应该没有错过什么

古镇应该没有过错

乱石墙也没有

是我们错过了太多

乱石墙比我们的生命还要长

路过人间

谁不是一堆乱石砌成了墙

龙津码头

顾问:叶橹、陈广德、大卫、沙克

观澜、顾坚

总编:黑子

副总编:汨罗、孙明亮

主编:小白

副主编:幻

编委:小白、汨罗、孙明亮、楚天舒、木子、天笑、幻、九天玄女、知黑守白、肖冰、水弦

《龙津同题》主持:木子,九天玄女

《龙津诗刊》主持:知黑守白、水弦

《龙津酒客》主持:幻,天笑

指导:十耘,冒号

策划:浪少

技术:小白

推广:楚天舒、肖冰

法律支持:伊宝

码头宗旨:本着"诗品、诗心、诗才"的原则,团结网络知名写手和著名诗人,发掘、培养、推广年轻诗写爱好者。

写诗-做认真的诗人品诗读诗龙津码头

《龙津同题》

《龙津诗刊》

《龙津酒客》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